• 男子贩卖2只自家饲养鹦鹉 被罚3000元获刑5年
    发布日期:2021-11-24 08:4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因卖了两只自己养殖的鹦鹉,深圳男子王鹏被法院判处五年有期徒刑。妻子任盼盼得知这一判决结果后瘫坐在椅子上,丈夫只是卖了两只自己饲养繁殖的鹦鹉,怎么会判得这么重?她说,他们后来才知道,出售的这两只小太阳鹦鹉不普通,属濒危野生动物,否则她丈夫绝对不会铤而走险。而且她一直以为野生动物保护法是保护野生动物的,压根没想到人工饲养繁殖的也犯法。

  据任盼盼介绍,王鹏“东窗事发”,系买方谢某某被抓后供出王鹏。2016年5月17日,王鹏被警方羁押,次日即被深圳市公安局刑事拘留。

  公诉机关指控,2016年4月初,王鹏将自己孵化的6只小太阳鹦鹉以每只500元的价格出售给谢某某。法院查明确认,6只中只有两只是小太阳鹦鹉,另外4只玄凤鹦鹉,无证据表明玄凤鹦鹉是珍贵、濒危鹦鹉。

  一审判决书中称,深圳宝安区法院查明,2016年4月初,王鹏将自己孵化的两只小太阳鹦鹉(学名为绿颊锥尾鹦鹉)以每只500元的价格出售给谢某某。同年5月7日,公安机关在王鹏宿舍查获小太阳鹦鹉(人工变异种)35只,和尚鹦鹉9只,非洲鹦鹉1只,共计45只鹦鹉。这些鹦鹉都是列入《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》附录二。

 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《关于审理破坏野生动物资源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》规定,刑法第三百四十一条第一款规定的“珍贵、濒危野生动物”,包括列入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的国家一、二级保护野生动物、列入《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》附录一、附录二的野生动物及驯养繁殖的上述物种。

  一审判决书称,“因此,虽然本案所涉的鹦鹉为人工驯养,亦属于法律规定的珍贵、濒危野生动物”。

  法院认为,王鹏售卖两只小金太阳鹦鹉(绿)给谢某某的事实清楚,证据充分。另还查获45只列入《公约》附录二的被保护鹦鹉待售,属犯罪未遂,依法可减轻罚。辩护人认为45只鹦鹉不是用于出售的意见与查明事实不符,不予采纳。

  据此,宝安法院一审判决王鹏犯非法出售珍贵、濒危野生动物罪,判处有期徒刑五年,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千元。

  目前,王鹏向深圳中院提起上诉,知名律师徐昕已接手此案,将为王鹏作无罪辩护。

  王鹏与任盼盼2014年10月份结婚。一只鹦鹉的出现,改变了这个家庭的轨迹。

  与王鹏在同一个工厂工作的曹二军回忆说,有一天下雨,车间内跑来一只鹦鹉,不能飞,他和王鹏就捡回来养着,王鹏非常喜欢,买了一只配对,谁知道时间长了竟然下蛋了,蛋又孵化出小鹦鹉。

  在任盼盼眼中,丈夫老实善良,乐于助人,没什么业余爱好,抽烟喝酒都不沾边。一开始养鹦鹉,任盼盼持反对态度,她觉得一个男人养鹦鹉是玩物丧志。但身边的人说王鹏没有不良嗜好,就养点鸟而已,任盼盼就没有再干预。任盼盼说,为了养好鹦鹉,王鹏花了很多精力,工厂有一片花坛,丈夫种过高粱、向日葵还有青菜,经常晚上去超市买别人挑剩下的廉价玉米,喂各种水果,鹦鹉受伤了,还用云南白药给它们包扎。

  王鹏自学养殖技术,宿舍里的鹦鹉数量不断增多,到被公安查获时竟然达到了45只。任盼盼说,丈夫对鹦鹉特别细心,爱护有加,没有吃没有虐待,通过自学养殖技术,让鹦鹉数量变多了,没想反而为此遭受五年牢狱之灾。

  曹二军知道王鹏被判刑五年也深感意外,“他不是跑到外面抓野生的来卖,他是繁殖来的。”

  王鹏于2016年5月17日被羁押,一个半月后被逮捕,和妻子靠书信交流。2016年5月30日晚间,他在深圳市第一看守所给任盼盼写了第一封信。任盼盼收到这封信已经半月有余,从他们开始交往那天算起,还从未分开这么长时间。

  王鹏知道自己的案子很严重,感觉“挺迷茫的,只能走一步看一步”。他提醒妻子,去里的鹦鹉吧、小太阳鹦鹉吧发个帖子,看看有没有和他差不多的案子或者别人有没有建议。写到这里,王鹏悲观地表示,“不过我估计绝大部分人也和我一样,还不知道养这种鹦鹉已经触犯了法律。”

  南都记者搜索百度“小太阳鹦鹉吧”,里面有大量小太阳鹦鹉的帖子,网友分享小太阳鹦鹉的饲养乐趣,也有多个出售帖子,便宜的200元一只,贵一点的900元一只。

  任盼盼说,有一天两个邻居家的孩子过来玩,问“小弟弟的爸爸去哪里了”。她忍不住哭起来,“我当时不知道怎么解释,我跟孩子们说叔叔因为养鹦鹉被抓起来了?”

  孩子渐渐长大,她担心孩子也有一天会问爸爸怎么回事。“我立志要上诉,要讨个说法。这件事完全会改变我们的人生轨迹,给我们上了一堂沉重的司法课。”任盼盼说。

  任盼盼给法官写过两次信,说明家庭所面临的困境及说明情况,替丈夫求情,也请同事出具书面证明,以此说明王鹏无论是生活还是工作都具有良好品格。任盼盼一共提供了6份来自同事的证明,1份同学的证明。

  任盼盼住的宿舍内,挂着一张10元钱买来的字画,上面用毛笔写了一个大大的“爱”字,下面是“因为有爱,我更坚强”八个字。据任盼盼说,这幅字画出自一位被截肢的小女孩,给了她精神上的鼓励。

  知名律师徐昕表示,此案涉及大量类似的动物养殖者和使用者,具有制度意义,接此案旨在以个案推动法治,促进动物保护法更贴近人性和常识。

  “养鹦鹉的人多,大家觉得养鹦鹉犯罪有点超乎想象。”徐昕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说,“一方面我们需要保护野生动物,一方面也不能脱离人性、脱离实际,我们希望通过这个案件寻求一个制度上的平衡。”

  徐昕作无罪辩护的理由包括,王鹏人工繁殖饲养的鹦鹉不属于刑法所保护的“珍贵、濒危野生动物”,人工繁育鹦鹉的行为无罪;45只鹦鹉“待售”无事实依据等等。

  此外,徐昕认为,法律一定要和本身的目的关联在一起,实际上王鹏扩大了鹦鹉的规模,养鹦鹉是宠爱,不会损害鹦鹉的生存环境,反而有利于法律本身的目的。

  ●刑法第三百四十一条第一款 非法猎捕、杀害国家重点保护的珍贵、濒危野生动物的,或者非法收购、运输、出售国家重点保护的珍贵、濒危野生动物及其制品的,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,并处罚金;情节严重的,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,并处罚金;情节特别严重的,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,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。

  ●最高人民法院《关于审理破坏野生动物资源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》规定:刑法第三百四十一条第一款规定的“珍贵、濒危野生动物”,包括列入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的国家一、二级保护野生动物、列入《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》附录一、附录二的野生动物以及驯养繁殖的上述物种。

  ●小太阳鹦鹉、和尚鹦鹉、非洲鹦鹉均列入《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》附录二。

Power by DedeCms